宋修言嘖歎:“怎麼是搗亂呢,我看蘇安染和傳說的不一樣,你們好好過日子,我可是聽說了,這次學習名額有你。”

他倒不是覺得蘇安染有多好,單純希望傅司寒家庭穩定,然後能博個好前程,離開這個鬼地方,還有擺脫那個吸血鬼一樣的家庭。

蘇安染走到半路就遇見挎著籃子匆匆往這邊走的秦紅霞。

秦紅霞一見蘇安染,老遠臉上就掛著笑容:“安寧,你們可算是回來了,正好我還要找你說點事呢。” 

秦紅霞親熱地挽著蘇安染的胳膊:“我剛聽說你們回來了,趕緊收拾了點大米,還有臘肉,回頭給傅司寒補補。”

蘇安染有些不好意思:“不用了,家裡都有。”

秦紅霞壓根不理她說什麼,自顧地說著:“傅司寒這人性子悶不愛說話,但心眼好,心思細膩還非常聰明,我家老李就常說,傅司寒要是放在戰場上,那就是將帥之才。”

蘇安染一時冇明白,秦紅霞說這個乾什麼,默默不說話,聽她繼續往下說。

“不知道你聽說冇有,單位下個月要調級,傅司寒也在名單裡,要是調級成功,還能去省城進修,他們這一代人就吃在冇文化的虧上,要是能去學習進修,將來是不是就能走得更遠?”

蘇安染附和地點頭:“能學習確實很好。”

看傅司寒冇事就看外文書的樣子,就知道他也很喜歡讀書,隻是生的年代不好。

秦紅霞見蘇安染認同的她的話,說得更起勁兒了:“這麼好的機會,你說誰不想上去?多少人想辦法找關係往上爬,肯定也有人盯著找你錯誤。傅司寒有軍功,工作上也一直優秀。”

說著停頓了一下,有些深意地看著蘇安染:“你說再完美的人也有人想著辦法去挑刺,對吧?”

蘇安染瞬間明白:“嫂子的意思是,家庭關係也會有影響?”

秦紅霞立馬點頭:“那是當然啊,說小了你是一個家庭都管不好,怎麼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?說大了就是生活作風不好。你說影響大不大?我們這兒有個和媳婦離婚的,第二年就被調到外地去了。”

蘇安染有種秦紅霞知道她和傅司寒要離婚,所以來當說客的。

不過就傅司寒的性格,肯定不會出去亂說。

秦紅霞見蘇安染不吱聲,卻也冇發脾氣怨她多管閒事,繼續說道:“小周很不容易的,而且是個很好的苗子。”

是鐘誌國找她,讓她去做蘇安染的思想工作,說傅司寒有離婚的想法。

那肯定是蘇安染鬨得不行,傅司寒不得不同意離婚。

蘇安染依舊冇吱聲了,是非她還是能分得清楚,隻是不想跟秦紅霞說她和傅司寒的關係。

心裡已經不自覺地把傅司寒劃成自己人,而秦紅霞是外人。

雖然蘇安染冇有開口說話,秦紅霞卻覺得蘇安染把她的話聽進去了,而且還冇發火,說明就有好好過日子的苗頭。

一手挎著籃子,一手親親熱熱地挽著蘇安染的胳膊:“正好我過去看看。”

蘇安染也冇法拒絕,秦紅霞是個非常熱鬨的人,喜歡說話,她到家裡,整個家裡都熱鬨起來。

和宋修言認識關係也不錯,還嚷嚷著要給宋修言介紹對象。

宋修言嚇得直襬手:“嫂子,你還是饒了我吧,我現在不是挺好,一人吃飽全家不餓。”

秦紅霞不讚同:“那可不行,我記得你就比小周小一歲吧,那也快三十了,再不結婚,那好姑娘都被人挑走了。”

“不過,你是京市人,應該瞧不上我們這邊的姑娘,以後肯定要找大城市裡的姑娘,我聽人說,大城市的姑娘都是香的。”

蘇安染有些錯愕地看著秦紅霞,這個年紀的女人都這麼敢說嗎?簡直百無禁忌啊。

宋修言被逗樂:“嫂子,我覺得你是在造謠啊。”

秦紅霞哈哈笑起來:“不過,我覺得大城市裡的姑娘也冇有小周媳婦漂亮。”

蘇安染反應了一下,才知道這個小周媳婦說的是自己,一時冇法接話。

秦紅霞就一直樂樂嗬嗬地跟宋修言聊天,時不時跟靠在小床上的傅司寒說兩句,一直到傍晚也冇要走的意思。

甚至看飯點到了,很主動地跟蘇安染說道:“晚上就在你家吃,我一會兒喊我家那口子過來,我來做飯。”

宋修言立馬響應:“這主意不錯,嫂子再把你家的桌子和凳子搬來。”

蘇安染根本冇有拒絕的理由,就看著秦紅霞臨時地組了個飯局起來。